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逍遥

酒不醉人,人自醉。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日志

 
 

【引用】恋足论《2》  

2011-10-24 16:24:53|  分类: 网络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嫩润香莲《恋足论《2》》

一个完美的女人,脚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地方,     我喜欢美丽的脚,有很多人热爱美丽的面孔有更多的人倾向于美丽的身材,我还是觉得美人先得有双美丽的脚,不一定是概念化的纤纤玉足,但是看上去秀美健康、走起路来爽朗大方,我管拥有这样的脚的女孩都叫美人。因此我无法想象一个可人的脸与一个风情的身子都向天朗诵的时候下面是一双粗陋蠢笨的脚。
                   一双脚的好看要比一个面孔或者一副身材的好看更让人喜悦和舒服。面孔与身材在明处,花大力气去修饰的可能与结果以假乱真的可疑程度相当。有多少人肯在脚上下功夫?起码以我的浅薄见识,看见的多是用那些尖头高跟鞋“摧残”天足的例子,弄得街上满目疮痍不忍卒目,我的一位男性好友,每每见到如此暴虐天珍的“惨案”便惊得掩住自己裆部——倘一不小心冒犯了这些鞋的主人,后果不堪觊觎。 
                 
                   前几天去参加一些女性的聚会,胡同里一个随意散漫的酒吧,春日下午的太阳正娇,大家于是院落里散坐了闲聊,女人的话题,并不因为各位都是专业人士便就此专业起来,依然是吃喝玩乐最吸引人,时装美食珠宝男人……玉兰树下坐着两位三十上下的女子,面目晴朗,正脱了鞋袜晾晒脚丫,二人皆素面朝天衣饰内敛举止天然,脱下来的鞋是北京最普通也最“贵族”的手纳平底黑布鞋,上面胡乱绣着些花草。倒是那两双脚,修饰保养得白晰润泽,玲珑妩媚,并没染趾甲,片片晶莹若珍珠,足弓深深地隆起,可以放得下一只春天的杏子,高高的踝骨如羚羊般机警,仿佛随时随地可以逃脱轻浮的一触。
                   就说回鞋子,不知为什么,我之于高跟鞋的绝望与之于今生有幸成为贵妇的绝望一般深刻,深的我不敢张望,只有去张望那些平跟的鞋。平底的鞋是多么舒服和肆无忌惮。最喜欢仲春的日子,一条洁净的蓝牛仔裤,下面一双素面的布鞋,最好裤子上的花草与鞋上的配合默契,走在宽街走在后海走在和平里或者安慧桥,腿儿修长脚步轻盈,看着路边的杨槐想着自己的心思,那份属于“柴禾妞儿”的朴素的清爽是春天的香椿炒鸡蛋。小时候,老爸(那时候他是很俊郎的年轻男人)喜欢给我买灯芯绒的搭扣儿小花儿布鞋,配上有花边的纯棉袜子,袜子上两只小绒球随着走动一跳一跳。老爸说,知足吧,妞儿,这辈子你有一双小巧玲珑的脚,你知足吧。不说了不想了,换一双春天的鞋子,轻轻地走出门去,有一朵花正向着星空盛开,有一个声音听见那朵花叫喊,有一只狐狸在水边微笑,有一双鞋子在黎明里散步。

 脚,特别神秘美妙,讲究的瘦、小、尖、弯、香、软,七字秘诀,妇人肉香,脚其一也。不论古今中外,女人的脚往往都是性的另一个象征,在中古时代,欧洲妇女,装束是长裙拖地的,但是如果对某一个男人表示好感的时候,便会把裙子拉高,微微露出小脚,这正是等于对心目中的男人暗示:“我想与你春风若干度”,因为脚的代表性如此重要,所以男人不 能不重视女人的脚,而随时注意它的变化。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